“小张,一定要把佳慧跟班长安送到家。”肖染在佳慧跟宁昊坐上车后,趴到前面的窗口,对司机小张叮嘱道。

   “太太放心。”

   肖染退后,弯着腰朝后座的佳慧跟宁昊摆了摆手:“明天见!”

   “Bye!”王佳慧跟肖染摆了摆手后,便坐到门边,尽量跟宁昊保持距离。

   虽然已经决定跟顾然在一起,宁昊仍然对她有影响力。

   也许暗恋并不容易忘记吧?

   “早点休息。”宁昊温柔地看着肖染,体贴地说道。

   “嗯。你们也是。”肖染笑着摆手。

   迈巴赫驶出别墅,她才转身上楼。

   本以为顾漠洗完澡会休息,可是回到楼上,却没在卧室找到他。

   她把书包放下,便跑去书房。

   不敢打扰他,她只是在门口朝里扒了扒头。

   清純美女雪白公↙主裙森林仙氣十足寫真圖片

   只见顾漠正坐在书桌前,认真地工作着。虽然他穿着家居服、戴着黑框眼镜,却一点不掩英气。

   她咬了咬嘴唇,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

   他这么拼命,会不会把身体累垮了?

   他的钱已经够多了,资产估计是爸爸的好几倍了,为什么还这么拼?

   想到他应酬时没顾得上吃饭,她的一阵阵心疼。

   顾漠似乎听到肖染发出的声音,抬起头看向门口。

   “被你看到了。”肖染俏皮地吐着舌头从门后现身。

   “宁昊他们都送走了?”顾漠招呼肖染过来,关心地问道。

   “嗯。我让小张把他们送回去了。”肖染坐到顾漠腿上,笑着点头。“你怎么还不睡?”

   “有一些资料需要整理。”顾漠笑着回答。

   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累?”肖染搂住顾漠的脖子,心疼地噘了噘小嘴。

   “等公司业务扩展得差不多,我会让自己轻松一些。”顾漠揉了揉肖染的发顶,在看到她脸上的红肿时,皱了下眉,“今天有没有擦药?”

   “擦了。你看,已经好多了。”肖染把小脸伸到顾漠面前,心虚地嘿嘿笑了两声。

   顾漠将手指放到她红肿的地方,轻轻用了一下力,就听到她的抽气声。他立刻心疼地瞪了肖染一眼:“这叫好了?好了为什么会疼?”

   “总得有个恢复的过程嘛。”肖染摇晃着顾漠的脖子,笑着哄道。

   顾漠伸出大掌将笔记本合上,摘掉眼镜,他便抱起肖染起身往外走。

   “你忙完了?”肖染好奇地问道。

   “去给你上药!”顾漠冷着脸回答。

   “你……怎么知道……我没上药?”肖染嘿嘿笑了两声。原来她刚刚撒的谎没过关。他根本没信。

   “上过药,你的脸摸起来不会这么清爽。”顾漠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 肖染吐了吐舌头:“原来什么都逃不过您的法眼。我以后不敢撒谎了。”

   “知道就好!”顾漠用力哼了一声。

   将肖染抱回房,放到床上,他便从桌上取了药膏,小心翼翼地帮她抹上。

   “都说女孩子都爱美,你却一点儿不在乎自己的脸。”他不知道是该夸她还是该骂她几句。

   “本小姐我天生丽质。”肖染傲骄地摇晃着脑袋,振振有辞地说道。